除奸

编辑:尤其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4-10 08:44:43
编辑 锁定
除奸由管同创作,是一部清代散文。
此文论除奸之术,是对历史上忠奸斗争的经验教训的总结。作者认为,君子除小人难,在于君子忠厚,不善策略手段,小人害君子易,在于小人“诡伪欺诈”,不择手段。因此,君子欲除小人,也不能一味老实,也要有“深警捷速”的手段,其目的在于除奸去害,“为忠为正”,它绝不同于小人的搞阴谋诡计。作者从历史斗争的经验得出的这一认识,很有道理。在政治斗争中,处于正义的一方,也还是应该实行“兵不厌诈”的原则,而不能学宋襄公那种蠢猪式的仁义道德。
作品名称
《除奸》
创作年代
清代
作品出处
清史稿
文学体裁
散文
作    者
管同

除奸作品原文

编辑
君子与小人不可以并处。君子与小人并处,非君子去小人,则小人必害君子。然自吾观之,自古及今,小人害君子,如善射者然[1],发十而中者八九;君子欲去小人,发矢者十,幸而中者一二而已。甚矣!小人之难除,而君子之易见伤也。
虽然,此何故也?君子持正,不能如小人之善悦其君;孤立无朋,不能如其多羽翼;临事则听命,无金帛货财赂要人而求辅助;直于言而刚于色,不能诡伪欺诈,宛转以求必胜。是数者,皆不及小人,而小人兼之。此胜负之所以不战而分已[2]。而吾以为犹不止此。天下之事,有道焉[3],有机焉[4]。非道也,无以得事之正;非机也,无以济事之成。自古君子于小人,平时则疾怒之状见于颜色,若不可与朝夕处。一旦欲攻击,则谋之他人,考其事实,迟濡隐忍[5],不能遽发。至于起而攻之,又必倡言于朝,细数其罪,若结讼而上[6],以待听断者。然吁吾谋未成[7],而彼也预防而为之地者[8],亦已久矣。若夫小人则不然。彼平日自知不为君子喜,朝夕思虑经营,待君子之攻吾而为之备。一旦决发,则骤如雷霆,疾如风雨,巧乎若逢、羿弯弓射跛挛之童稚[9]。呜呼!窦武屠于曹节[10],王涯戮于仇士良[11],元祐诸贤,窜于惇、京[12],天启诸贤,戮于崔、魏[13]。吾读史至此,未尝不废书而流涕也。彼君子者何其失机,而小人者何其机之捷也!天下之人,死于病者,十仅三四,而死于医者,十常七八。痈疽,大病也,而未尝遽死也,无扁鹊之技而决而溃之[14],则其人乃立死。世之小人,其始,意止于患得失,彼既知不为君子所容,则日夜谋为自保之计,而倒行逆施,无所不至。窦武、王涯之难,身虽死,国犹延,若夫何进之诛宦官[15],则身死君奔,而国祚几亡于是日矣。
且夫遇小人者,不攻则已,苟欲攻之,则势当必胜。胜之如何?曰:深警捷速[16],如小人之所以害君子者,而其术得已。夫深警捷速,在小人害君子,则为奸为邪;而君子用以去小人,则为忠为正。吾请证之。
昔宋丁谓陷寇准,排李迪[17],天下哗然不安,莫能去也。及真宗崩,谓为山陵使,王曾乃入白太后,谓谓包藏祸心,故擅移皇堂于绝地。太后大怒,而谓几立诛。明御使攻严世蕃也[18],疏入沈炼、杨继盛事[19]。徐阶曰[20]:“若如是,严公子骑款段出部门矣[21]。”手削其藁,独用通海寇及南昌地有王气,购为篙茔等事[22]。疏一上,而世蕃弃市[23]。夫谓固奸邪,曾所言岂事实哉?然而必如是者,不出此,则谓不可去,其用意正与徐阶同,所谓机也。而儒者或曰,事不当求必成,曾所为不足法。呜呼!去小人者,为身耶?为家耶?为一己之名节耶?为君父之忧、国家之患耶?今夫擒虎豹者,毒弓矢、设阱械以求必获[24],而人不以为非者,除害故也。进猎者而告之曰:是非仁术[25],汝其袒裼搏之[26],猎者死而虎豹之害日深矣。[1] 

除奸作品注释

编辑
[1]然:表示比拟,犹言“一般”,“一样”。
[2]已:语尾助词,表肯定语气,相当于“也”。
[3]道:道义。
[4]机:心机,机断,计谋。
[5]迟濡(rú如)隐忍:迟缓忍耐。儒:延迟,等待。隐忍:勉力忍耐,不露真情。
[6]结讼而上,打官司具状上诉。
[7]吁(xū虚):忧虑。
[8]地:地步。为之地:留下余地,留下退路。
[9]逢、羿:逢蒙、后羿,皆古代传说中善于射箭的人。跛挛(1uàn栾):瘸腿。挛:蜷曲不能伸直。
[10]窦武屠于曹节:窦武,东汉人,字游平,其女为桓帝皇后,桓帝死,迎立灵帝,任大将军,封闻喜侯,掌朝政。他与太学生联结,并起用反对宦官的李膺等人。后与陈蕃等谋诛宦官,事泄,被中常侍曹节等伪托君命杀死。
[11]王涯戮于仇士良:王涯,字广津,唐代人,累官中书侍郎。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与李训郑注等谋诛宦官,事泄,为宦官仇士良杀害,史称“甘露之变”。仇士良:字巨美,历任内外五坊使、左神策军中尉等职,横暴贪残,校制唐文宗等,揽权二十余年。
[12]“元祐诸贤”二句:“元祐”是公元1086—1094年(北宋哲宗年号)。元祐期间,哲宗年幼,高太后掌权,任命司马光等为重臣,打击以王安石为首的变法派。后来哲宗亲政,以章惇为首的变法派再度执政,贬司马光等已死者之官,并把吕大防等流放岭南。窜:放逐。惇、京:章惇、蔡京;京曾冒充变法派进行投机。
[13]“天启诸贤”二句:“天启”是公元1621—1627年(明熹宗年号),天启诸贤指东林党人杨涟等。崔、魏:屠杀东林党人的阉党魁首崔呈秀魏忠贤
[14]扁鹊:战国时著名医学家。姓秦,名越人,渤海郡鄚(今河北省任丘县)人。决而溃:切开痈疽使浓液流出。
[15]何进:东汉南阳宛县(今河南省南阳市)人,妹为灵帝皇后,任大将军,灵帝死,立少帝,后与袁绍谋诛宦官,事泄,为宦官所杀。袁绍乘机进兵“排官”,汉帝逃走,汉室自此败乱。
[16]深警捷速:密谋戒备,敏捷快速。
[17]丁谓:字谓之,北宋苏州长洲(今江苏省吴县)人,真宗时为右谏议大夫,权三司使,与王钦若迎合真宗,大造道观,天禧三年任参知政事,次年排挤陷害寇准,使去位,丁谓升宰相,勾结宦官雷允恭,独揽朝政。其后,雷允恭负责营造“皇堂”(皇帝陵),因擅自迁移地方,被诛,丁谓曾为雷辩护,被罢相。寇准:字平仲,北宋华州下邽(今陕西省渭南县)人,任宰相,力主抗辽,后被丁谓排挤,贬逐雷州(今广东省海康县),死于南方。李迪:宋真宗时中书待郎兼尚书左丞,因反对丁谓并为寇准辩护而被贬。
[18]严世蕃:明朝太子太师严蒿之子,官至工部左待郎。蒿年老,朝事归世蕃掌管。他卖官鬻爵,为非作歹,为御史邹应龙等上疏弹劾处死。
[19]沈炼、杨继盛:均为揭露严氏父子被害的大臣。
[20]徐阶:明松江华亭(今上海市松江县)人,历官礼部尚书,建极殿大学士等。他与严氏父子争权,让邹应龙等上疏劾严氏,终于取胜,代严篙为首辅。
[21]款段:原意为迟缓,因小马行走迟缓,胡亦称小马为“款段”。
[22]嵩茔(yíng营),严嵩的墓地。
[23]弃市:古代在闹市执行死刑,并将尸体暴露街头,叫“弃市”。
[24]阱:陷阱。
[25]仁术:实行仁政的措施、办法。语出《孟子》。
[26]袒褐:脱衣露体。[1] 

除奸作品赏析

编辑
此文论除奸之术,是对历史上忠奸斗争的经验教训的总结。作者认为,君子除小人难,在于君子忠厚,不善策略手段,小人害君子易,在于小人“诡伪欺诈”,不择手段。因此,君子欲除小人,也不能一味老实,也要有“深警捷速”的手段,其目的在于除奸去害,“为忠为正”,它绝不同于小人的搞阴谋诡计。作者从历史斗争的经验得出的这一认识,很有道理。在政治斗争中,处于正义的一方,也还是应该实行“兵不厌诈”的原则,而不能学宋襄公那种蠢猪式的仁义道德。[1] 

除奸作者简介

编辑
管同(1780—1831),字异之,江苏上元(今南京市)人,公元1825年(道光五年)举人。姚鼐著名弟子之一,为姚鼐之后桐城派重要作家。管同幼年丧父,家贫,不慕名利,终生未仕。所作散文刚健清新,简洁明快,故姚鼐谓为“得古人雄直气”(邓廷祯《因寄轩文初集》序)。著有《因寄轩文集》、《孟子年谱》等。《清史稿》有传。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